货币政策理应为现实服务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4日

       本报评论员尚浩 近期A股市场的剧烈变化让人看到, 其实央行对于是否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应该已经很清楚了。投资者也应越来越警惕央行未来撤出货币流动性所带来的市场冲击。
       但为何央行费尽心思对“货币政策动态微调”保持沉默? “动态微调”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有过“静态微调”吗?事实上, 7月份信贷规模的收缩已经说明了一切, 没有人相信下半年信贷规模还会继续泛滥。尽快明确货币政策微调的路径和步骤, 消除不确定性,

形成政府和市场的共识, 是央行的正确做法。资产价格失控的可能性已经显现。前所未有的货币扩张、过多的流动性和过低的资本成本, 迅速将资产价格推高至与实体经济不成比例的高位。但是, 面对诸多不确定因素, 央行应尽快拿出成熟有效的货币环境正常化方案。何时退出货币宽松政策的不确定性已经对财政政策产生了影响。中国的公共财政处于危险之中。由于企业利润下降以及旨在促进经济复苏的税收优惠措施的引入, 州和省级收入下降幅度超过预期。与此同时, 对刺激计划的投资、增加的社会支出和出口商的退税意味着支出超出预期。为了弥补赤字, 财政部已转向债券市场, 希望筹集到填补公共财政缺口所需的资金。自 7 月初以来, 财政部的三次债券拍卖失败被认为源于中国利率未来走势的不确定性。央行表示将坚持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 这让市场很难看到未来利率的走向。财政刺激和增加货币供应密切配合, 快速有效应对经济危机。现在的问题是, 在无法缩小支出增加和税收减少之间的差距的情况下, 是否必须逐渐转向退出刺激措施?财政和货币政策之间的一致性是否也难以保持?随着央行继续上调银行同业拆借利率以及国债拍卖接连失败, 政策制定者看到更多关注的是继续打开流动性闸门, 而不是填补公共财政缺口。
       危险存在吗?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军日前在提供给本报的分析文章中表示, 如果中央主导的4万亿项目在今年9月前全部开工, 地方政府将启动新项目。不受中央决策和监管部门对项目审批、贷款和土地使用的限制, 货币增长可能会失控。
       如果未来三个季度新开工项目涉及的金额都保持在今年二季度的水平, 那么到明年年底贷款增速很可能保持在25%。结果是连续20个月贷款增长超过25%, 到明年年底通胀可能达到两位数。所以, 马军建议, 在政策层面, 即使舆论基调暂时没有变化, 在新项目的审批上也要采取审慎的态度。
       同时, 要加强对银行窗口引导和风险指标的约束, 防止银行过度追求贷款规模和市场份额的扩大, 限制地方政府的过度投资。此外, 明年要考虑减少中央财政赤字, 适当减少资本性支出, 减少地方政府发债规模。毋庸置疑, 货币政策作为稳定经济的重要政策工具,

应与经济环境密切配合, 谨防被低通胀和经济增长蒙蔽双眼, 警惕资产价格泡沫最终破灭, 政府几乎无能为力。政策拯救经济的空间。的风险。
       但是, 预期通胀转变为实际通胀需要多长时间?从目前的流动性泛滥和热钱的趋势来看, 下半年的股市和楼市可能会更加疯狂。当失控迫在眉睫时, 货币当局必须转向。另一方面, 我们看到官方宣布二季度外汇储备增加1780亿美元, 这显然是热钱再次涌入中国的证据。大部分热钱流入股市和房市, 导致股市和房市出现泡沫, 可能使政策制定者防范通胀的努力复杂化。政府担心, 如果热钱热潮退去, 楼市和股市的热浪会骤然降温。但是这种情况的简单解决方案是什么?控制信贷可用性只是第一步。如果这一步未能达到目标, 那么是否需要采取其他措施包括提高银行准备金要求?就目前而言, 更传统的收紧货币政策可能需要大胆而不惧怕巨大风险。尽管对中期前景的判断仍有分歧,

但在坚持八一目标的同时, 担心不良贷款增加、流动性泛滥、通胀压力加大是没有意义的。年。说白了, 虽然最新的经济数据乐观, 但国内经济复苏的稳定性仍存在不确定性, 谁也不想为破坏经济稳定负责。经济发展的历史经验证明, 政策不能只关注产能过剩, 而忽视巨大的虚拟经济泡沫;也不能只关注虚拟经济泡沫, 而忽视迫在眉睫的产能过剩和经济结构调整的重要性。实体经济和虚拟市场反映都是政策约束, 任何政策都不可能独立行动。当然, 我们可能不必担心被误导的政策。尽管央行官员多次表示货币政策方向不会改变, 但政策微调是实体经济变化的结果。大势所趋, 央行绝对不愿意成为恶性通胀的源头。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9-2012 贵州电梯有限公司 guizhoudiant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aiofficesupplies.com)